前一陣子旅日棒球名將國郭源治返台

,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,記者問他:

許多人說郭泓志出現投球失憶症,你的看法如何?

他笑著說,我的頭腦比較簡單,沒有所謂的投球失憶症。

反正上場比賽全力投就是了。

 

是的,運動場上的比賽就是這麼單純。

然而,楊淑君的事件發展至今,它的複雜度已經遠超過了期待。

因對手的算計而被做掉,

在委屈之際提出申訴,卻又再次遭到政府的算計。

 

老實說,如果是我必須在金牌與清譽之間做個選擇,

我會選擇金牌。

來自賽場上的榮耀是最真實的也是最堅定的。

精湛的演出屢屢博得喝采,每一次奪冠的勝利總是撼動人心。

球迷對比賽就是如此的單純熱情,

比賽造就了選手,選手因比賽而偉大。

相較之下,清譽這東西,似乎每個人都可以改變它的定義。

從裁判,輿論,政府,以至於個人,

它是如此的不堅定,以致它顯得一文不值。

 

在美國的NBA,一支球隊的靈魂人物退休後,

會有所謂的退休儀式,高掛球衣。名人堂。

他們的存在讓人們可以永遠的懷念這些偉大的球員。

每當這一目出現在我的眼前,我的心頭都會浮出一種感覺:

天底下雖然沒有絕對的公義,卻有永恆的懷念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ank Lin 的頭像
Frank Lin

Taiwan Frank Lin的部落格

Frank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